建设数字化消防救援队伍指挥中心

智库 (8) 2021-04-10 09:51:01

为有效提升消防救援队伍指挥中心指挥决策效能,数字化建设正逐步成为各级部门和领导关注的焦点,数字指挥、数字化建设已成为指挥中心建设的重要内容
消防救援队伍指挥中心是各级消防救援机构实施应急调度指挥的核心部门,是应急救援的情报中心和应急响应的联动、协调中枢。指挥中心数字化是提升应急救援能力的重要内容,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新时期应急管理工作的重要举措,是政府数字化转型在消防救援队伍中的具体实践。
当前指挥中心数字化建设面临的问题
一是对数字化建设认识不足。指挥中心习惯于传统的值班应急响应业务,对数字化建设只是口头重视,从思想深处未有根本性转变,认为数字化建设是信息化部门的事,自己只是“配角”。相关业务处室对共建共享的理念认识不到位,涉及具体业务条线上数据共享时,主动配合积极性不高。因此,业务部门对数字化建设的被动应付到主动拥抱的转变,是当前数字化建设推进过程中需要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此外,不少市支队指挥中心对业务需求梳理还不清晰,希望由省级单位统建后交由其使用,主动参与建设的热情也不够高。
二是应急救援力量底数据薄弱。从掌握的资料来看,浙江省较为全面的应急救援力量数据主要集中在国家编制的消防救援队伍,乡镇专职消防队伍和地方消防救援力量,尤其是民间救援实力、社会应急救援力量和社会联动力量底数掌握不足,信息化程度不高,没有形成统一的力量数据库,无法形成统一的管理平台。相关的各个业务系统“重搭建轻维护”现象较为普遍,数据只偏重自身业务核心,数据的标准化、完整性和实时性不足,没有一套完整的数据更新、管理机制,缺少一个“活”的统一的数据库进行支撑,让应急响应与调度指挥无法真正实施基于数据的指挥和指令下达。
三是火场自动感知能力不足。目前,浙江全省消防救援队伍已建成消防救援车辆北斗定位系统、无人机航拍火灾热成像感知分析系统,一线救援人员配备相应的有毒(液化气)气体检测、温感等一系列检测设施设备。相对以前的情况来说,感知能力较以前有一定程度提升,但总体的灾害救援感知范围和要素仍不全面,如现场检测设备的位置、时机以及风向都会影响检测结果,检测结果没有形成网络有效传输和积累,并开展后续分析研究。尤其是消防救援车辆在现场的布局、消防车内水量、泡沫药剂载量的动态数据与火场热荷载之间缺乏感知计算,灾害现状监测多以单点信息采集为主,缺乏点、线、面协同感知能力,无法有效支撑现代化指挥作战的数据需求。
四是数据共享与业务协同能力不足。经过多年信息化的建设,浙江省总队和各地市支队消防救援部门已积累大量数据,包括社会单位基础信息、消防重点单位灭火救援预案、执法检查信息、火灾原因数据库、火灾统计信息库、119报警信息等。全省也建设了一批包括119接处警系统、后勤装备管理系统、灭火救援预案系统、实战指挥平台、火灾统计管理系统、消防监督检查系统、双随机一公开系统、智能消防信息系统等信息系统。但各类系统数据格式多样、标准不一,且缺乏统筹建设,造成数据的质量参次不齐,“信息孤岛”现象甚至“信息真空”现象不同程度存在。
五是调度指挥数字化分析研判水平不足。随着消防救援队伍职业化进程的推进,消防力量调度指挥精准化、高效化的能力不断提升,但基于数据的分析研判的水平仍不高,难以在应急响应期间提供高效、科学的指导意见,调度指挥长期依赖临场指挥和固有经验,尤其是面对重大的灾害事故和跨地域的力量调度增援工作,不仅涉及救援的针对性和救援效率,还面临着救援人员自我保障的双重压力。仅2020年以来,浙江省消防救援队伍大兵力跨区域救援行动就已超过十起,“杀鸡用牛刀”的方法固然是一种积极的调度手段,但随之带来的安全风险、队伍救援压力也是不得不考虑的因素。因此,调度指挥必须向数字化转型升级,以实现精准用兵、保障配套同步。
六是数字化转型支撑力量不足。标准是系统建设的基础。目前,浙江省指挥中心数字化建设在平台搭建和数据管理方面如接处警系统、信息报送、指挥“一张图”、系统整合、数据交换共享等方面的标准规范还比较匮乏。同时,省、市、县一级消防指挥中心部门普遍缺乏调度指挥数字化建设人才,特别是缺乏既懂调度指挥业务,又懂云计算、互联网、大数据等计算机新技术的复合型人才。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现有的技术支撑队伍,又缺乏对调度指挥业务深层理解,导致指挥中心数字化建设质量不高。
推进消防指挥中心数字化建设的建议
针对目前指挥中心数字化建设存在的问题,笔者提出几条相对应的解决推进建议:
首先,开展全面的应急救援实力调查,形成完整的应急实力数据库。据了解,山东消防救援总队2020年以省政府办公厅名义下发了《关于建立健全应急救援力量联调联战工作机制的实施意见》,整合政府各部门、企业、社会应急救援力量和专家资源,省应急管理厅和总队联合发文,开展全省范围的应急救援资源普查,建立了统一的救援实力资源库,为实现科学调度和应急指挥提供了坚实基础。建议参照此类做法,浙江省应对全省应急救援资源开展一次全面排摸,整合政府各部门、国家消防救援队伍、企业、社会等方面的应急力量和资源,厘清队伍、人员、车辆、装备和药剂底数,按照“统一编码、统一格式、统一标准”的数据要求,建立全省统一的应急救援实力数据库,建成真正意义上的全省消防救援实力“一张图”,为实现数据仓跨部门、跨层级共建共享奠定基础。
其次,建设全省统一的实力信息管理系统,为消防救援调度指挥数字化管理提供有力支撑。按照新时期消防救援指挥中心调度指挥和管理工作需要,以全省应急救援实力普查数据为本底数据,建立全省统一的应急救援实力信息管理系统。重点对接各类执勤车辆水剂液位、壓力的自动传输单元,以及基于物联网标签和管理系统的数据信息,实现重点救援装备重要参数动态感知、实时记录;系统同时具备数据存储、统计分析、动态变更、数据分割导出、业务互通等多种功能,能够为总队、支队、大队、分站等各级接处警、应急响应、熟悉业务、联勤联战、综合调度等提供真实的数据。全省实力信息管理系统由省总队负责统一管理和数据安全防护,通过统一的标准接口为各级119接警调度台提供力量底数,并动态反馈力量状态。
第三,加强与联动单位的数据融合对接,形成统一的应急联动数据资源池。消防救援指挥中心面临的突发灾害事故多样,所需辅助决策资源不能仅依靠自身体系,必须接入和融合更多社会单位和政府部门的信息资源。从灾害事故救援处置角度出发,气象、水文、易发地质灾害区域、地图资源、危化品生产、运输、经营信息,以及公安天网监控、高速路网信息和大型机械生产企业等信息资源都该应接尽接,支撑灾害事故处置信息高效、准确。目前,浙江省消防救援总队已与省气象局、省自然资源厅、省高速交通管理总队、省公路和运输管理中心等有关单位建立了信息共享机制,实现了点对点的信息共享手段。下一步,要继续深化和加强与有关厅局的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工作对接,基于智能指挥系统,开发数据标准接口,通过ETL等有关工具实现相关数据与应急救援指挥的深度结合,提升指挥中心应急响应综合支撑水平。
最后,完善标准规范体系,建立数字化建设工作机制。指挥中心数字化是一项长期工程,需要建立一套完善的标准规范,以保证数据在相同标准体系下的持续积累。一是围绕调度和指挥业务,构建完善相应的标准规范体系。在当前消防救援队伍有关标准规范基础上,编制应急救援实力系统和接处警系统的管理标准和业务规范,统一明确业务分类、属性和定义,统一有关数据标准。二是完善组织保障体系。通过成立指挥中心数字化工作建设项目组,统筹部署推进全省三级指挥中心数字化建设,把数字化建设纳入年度和日常量化监督考核工作内容,强化管理督促,确保上下一体、持续用力,不断推进指挥中心数字化建设稳步运行。三是建立人才保障体系。加强指挥中心应急响应人才队伍建设的基础上,强化数字化建设人才,特别是既懂计算机又懂调度指挥业务的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和“传帮带”,形成长期稳定的数字化建设人才梯队。
总之,在“全灾种、大应急”的总体框架以及大数据时代的背景下,数字化建设已成为构建新型战斗力和指挥力的重要因素,是消防救援指挥中心须坚持的长期战略工程,各级指挥中心要紧紧围绕实战业务和应急响应能力提升,把数字化建设嵌入到各项业务体系和业务流程中部署和应用,同步建设、同步推进,不断深化转型,全面提升打赢能力。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