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视域下图书馆和博物馆档案资源整合研究

智库 (13) 2021-04-10 09:16:34

随着时代发展变化,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等一些重要的公共服务机构的工作方式和内容都要发生重大变化,公共资源数字化整合的趋势更加明显。数字化项目合作越来越多,有利于充分发挥自身的资源优势,使得更多的资源得到共享和利用,进一步发挥文化服务的功能。
1 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整合的现实基础
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都是公共文化服务机构,而且都有丰富的馆藏资源。大数据时代,三个机构的资源整合有利于提升资源的利用效率,推动新时期资源数字化加工技术的发展,更好为公众服务。
整合基础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相似点:一是馆藏资源文化共通性。三馆对文化和遗產都非常关注,都非常重视自身的文化属性。这是因为图书、档案和文物本来就都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都记录着人类文明发展历程,也为人类传播了更多的知识,推动人类文明发展进步。从另一方面来看,因为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影响,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也更多立足于“文化遗产”这一高度来看待自身的功能和职责,三者能够合作正是因为相同的文化属性和相同的文化使命。[1]
二是服务对象的一致性。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都是国家重要的文化部门,是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载体,主要功能就是为公民服务。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能够为学者们的学术研究提供有力的资料支持,为党政领导机构提供决策的依据,为广大市民提供更多的生活服务等等。为了提升资源的利用效率性和便捷性,将三种资源整合也具有必然性,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服务对象的相似性则为三种资源整合提供了可能性。[2]
三是能够“求同存异”。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虽然有很多相似点,但不可否认,三者的管理机构、具体职能等方面还有很多不同,这些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但这并不能成为三者合作的障碍。而且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推动,在国外,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很多项目的合作已经付诸实践,并且发挥了很好的效益。基于此,三馆在保持自身特色和优势的基础之上,是完全可以探索更多的合作方向和开发更多的合作项目。
2 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整合影响因素分析
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都有丰富的资源,而且各具特色,整合后的资源具有更重要的价值。但是,要顺利整合三馆的档案资源,则要考虑一些影响因素。
从内部影响因素上看。一是资源的记录方式不同;二是资源组织体系不同,一般来说,文献类的资源和图像类的资源在信息组织体系等方面有很多不同;三是资源生命周期的差异。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的馆藏资源类型有差别,其生命周期也是有差别的,图书馆档案馆更多的是文献资源,经过数字化加工后则可以永久保存,而博物馆有很多是实物的,其生命周期并不是永久的,所以在整合过程中需要考虑到这一差异的存在;四是资源分类体系上的差异。因为分类体系的差异,会影响用户的基于主题资源的浏览;五是资源的组织和共享,资源的共享可以增强不同资源之间的相互联系。
从外部影响因素上看。一是不同的服务模式,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虽然都是公共文化机构,在文化属性、服务对象等方面有相似性,但其文化资源和服务宗旨并不一样,所以最终的服务模式是完全不同的。[3] [4]在构建三馆资源整合服务模式时则要充分考虑各自的特点,尊重其原有的服务模式,尽可能最大限度地将相似的服务模式融合到一起,这样才能够发挥整合后的效益。[5]二是国家有关政策及知识产权的影响。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整合是建立在数字资源高度共享的基础之上,而资源在共享时则会牵涉不同的主体,因而引发利益冲突,而其中最明显的问题就是引发知识产权的争论,因为知识产权问题涉及档案数字化、数据库建立等多方面,涉及面比较广,可能出现争议的地方较多。[6]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则需要进一步完善现有的法律法规,设立现代版权代理机构,尤其是要构建数字资源整合的法律保护体系等。除此之外,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的管理部门不同,要实现档案资源的整合,还必须进行部门协调,以促进档案资源高度融合和共享,为公众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3 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整合的路径
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整合主要是通过搭建平台的方式实现。
3.1 强化基础网络层整合的技术利用。利用网络存储技术,采用通用的数据访问系统。[7]常见的网络存储技术主要是存储区域网络、网络附加存储和虚拟存储技术这三类,在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进行转换,确保网络层统一、标准、规范。
3.2 推进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数据层的整合。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整合的基础在于这三个机构可以共享的资源非常丰富。因此,整合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首要任务则是建设数字资源,只有建立起了强大的数字信息资源库,才能够更好地整合三馆的档案资源。[8]
实现数据整合的方法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整合资源前,明确需整合的资源类型及范畴。整合前应该明确哪些馆藏资源是可以被整合和利用的,三个机构要在这方面达成共识。同时,整合时必须是多个部门共同协商,一定要确保整合过程规范;[9]二是加强数字馆藏资源的建设,重点是资源体系建设,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整合前要投入人力和物力使馆藏资源数字化,建立数字文化资源库群。通过数字化建设,为公众提供更为便捷的数字化服务。除此之外,还应该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注意对数字馆藏资源的存储,利用在线存储和离线存储等技术来存储馆藏资源。
资源数据化建设。数字化和数据化一字之差,概念差异不小。根据相关研究,从数字化到数据化的过程中,数字资源不仅能够被人阅读,也可以被机器分析。[10]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数字化建设的过程中,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使数字文本化,也就是将一些实体馆藏资源做成分辨率很高的图像文件,再借助相应的技术处理以后发布到用户的终端网络,从而提供给公众使用。   在这个过程中,公众要搜寻特定的信息,必须在主页查找图像文件,而无法通过机器直接查找,这样就会降低使用效率以及用户的体验感。而数字图像数据化过程就是将生成的图像文本处理成文本段落,将已经数字化的文本变为数据化的文本,计算机可以处理这些数据化文本,为用户提供检索和查询服务。
要实现数字化图像文本转化为数据化文本目标,应利用前端控制方法。由于数据化过程相比较数字化的过程难度更大一些,这一技术可以优先适用于公众经常查询、检索的这一类馆藏资源中,后期逐步实现所有整合后的馆藏资源的数据化。
3.3 統一资源整合的规范和标准
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的整合必须要有层次,都要有相应的标准和规范。首先,要有标准意识,要认识到规范、标准整合是实现资源整合和共享的前提。馆藏资源包括图像、视频、音频等类型,且数量庞大,如果在整合之前不进行标准的统一化,整合过程中必然会遇到很多困难,甚至会导致整合难以继续的情况发生。同时,确立标准意识还要在统一标准和独立机构自由标准之间寻找到一个平衡点,确保在凸显三馆特色的基础之上实现标准的统一。[11]
其次,在资源整合的各个环节中进行规范化。大数据时代,数字建设发展速度非常之快,数字资源的类型、数量以及内容也会发生新的变化,给图书馆、博物馆和档案馆资源整合增加了难度。对此,需进行资源整合的标准体系建设,用标准进行系统化指导和具体操作与细则的指导,从宏观到微观发挥标准规范的指导作用,使资源整合工作达到最优。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