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出版机构数字化转型中的问题及建议

智库 (23) 2021-04-09 18:39:43

一、引言
传统出版机构在探索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存在诸如战略规划不清晰、业务模式单一、产品创新不足、缺数字版权授权等。本文将在总结了这些问题的基础之上,出一些粗浅的建议,以作抛砖引玉之用。
二、传统出版机构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传统出版机构在转型升级过程中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也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战略规划不清晰、业务模式单一、产品创新不足、缺数字版权授权等。
(一)战略规划不清晰
传统出版的数字化转型需要有清晰的战略规划,明确转型的方向、模式,确定生产流程、数字人才培养等。事实上,不少的传统出版机构,还缺乏清晰的、整体的战略规划。这将直接导致一系列的子问题。
1.方向不清晰
怎么转型,朝哪个方向转型。战略规划不清晰,就没有明确的转型方向,转型过程中围绕数字化产品的选题策划、生产流程、营销与发行等环节也就无从开展。这样,转型就成了摸着石头过河,甚至过哪条河也不清楚。
2.模式不清晰
基于内部现有出版资源的创新整合,进行“内向式”的转型,还是主动与渠道、技术公司创新合作,进行“外向式”的转型;是基于“产品+服务”盈利,还是基于“产品+广告”盈利。战略规划不清晰,就没有明确的转型模式,进而内部组织调整、核心人员配置、岗位职责制定、考核制度制定等都没有依据,其他环节也都无法执行。
3.数字人才培养思路不清晰
如何培养数字化编辑,现有编辑如何进行转型,需要在哪些维度进行转型。作为出版工作的核心,编辑在出版业数字转型升级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编辑若不具备数字编辑的基本能力和素养,数字化工作就无合适的人来推进。
(二)转型力度不够
在2018年7月24日召开的第八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了《2017—201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报告显示,我国数字出版产业2017年度整体营收为7071.93亿元。主要版块营收如下:互联网广告2957亿元,移动出版1796.3亿元,在线教育1010亿元,网络游戏884.9亿元,电子书54亿元,数字期刊20.1亿元,数字报纸8.6亿元[1]。
通过上述数据不难得出,2017年度我国数字出版产业中电子书、数字期刊、数字报纸3个板块的营收为82.7亿元,约为2017年度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总营收的1.169%。显然,传统出版机构虽然纷纷开展了数字化业务,但是转型力度不够,业务比较单一。不少传统出版机构,仅仅是抽调传统编辑成立数字中心,将已有的纸质内容进行了碎片化、数字化,然后向民营数字出版商等进行出售,缺乏整体的设计和规划。
(三)产品创新不足
传统出版机构仍以传统的图书、期刊、报纸的出版发行为主要业务,对数字化产品的设计、开发认识不足,加之缺少必要的数字化技术,开发出来的数字化产品多为模仿作品,创新不足。
(四)缺数字版权授权
我国主要的数字版权作品包括以电子图书、数字报纸、数字期刊、网络原创文学、网络教育出版物为主的文字型作品,以及数字音乐、数字影视、网络动漫、网络游戏、手机出版物(彩信、彩铃、手机报纸、手机期刊、手机小说、手机游戏)。从目前来看,传统出版机构在与作者签署出版合同时,并未约定图书、期刊以及配套的图片、音频、视频、动画等的资源的数字版权归属出版机构。因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传统出版机构在对现有的动画、视频等数字资源进行整合和开发过程中处处受到制约。
三、传统出版机构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几点建议
针对传统出版机构在转型升级过程存在的上述问题,下面给出几点参考建议。
(一)制定清晰的整体战略及发展目标,积极主动地探索多元化的发展模式
数字化转型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的工程,需要编辑、校对、发行、营销等的全员参与,而不仅仅是某一个部门的任务。因此,传统出版的数字化转型需要有清晰的战略规划,明确转型的方向、模式,确定生产流程、数字人才培养等。例如: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原大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人民邮电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等各级传统出版机构均明确了“转型升级”的发展战略,并制定了相关的保障制度和激励制度。
从目前来看,数字化转型效果比较显著的出版机构无不在积极探索多元化发展模式。例如: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在夯实传统业务的同时,不断加大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投入,在线上教育、云计算应用、网络游戏、影视动漫等产业积极布局[2];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近年来以打造大数据驱动下的知识服务云生态为方向,以教育服务、大数据、数字期刊等创新业务为抓手,通过经营“内容资源+数字平台”的二维要素,推动内容与技术、渠道等进行融合,提升了品牌的影响力,增强了新业务的竞争力。
(二)梳理并整合现有资源,加强核心数字技术研发和创新能力的培养
数字化出版转型,需要充分利用现有资源优势,深入进行二次设计和开发;需要加强核心数字技术的研发,不能过多依赖第三方的技术企业;需要加强创新能力的培养,推进技术革新,打造一体化的线上与线下融合发展的服务平台。例如:中国科技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为了推动创新业务开展,充分发挥“孵化器”作用,支持员工在相关领域的探索,给予更多的发展方向和灵活性。待成熟稳定的商业模式建成后,再通过注资成立公司等方式,让创新业务按照市场化模式运行,激发全体员工推动出版社转型升级进程的主动性与积极性[3]。
(三)加快编辑数字化转型,培养数字化转型出版专门人才
在数字化时代,要更好地发挥编辑职能,做好编辑工作,编辑需要在知识、能力、素养、思维4个维度进行提升。
1.知识维度
编辑需要加强对数字传播基础知识、数字传播技术知识、数字传播产业基础知识、数字传播政治理论知识、数字传播法律法规知识等学习。
2.能力维度
编辑需要提升内容媒介选择的能力、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媒体分类与集成能力、产品效果与体验能力等。
3.素养维度
在数字时代新的传播条件下,编辑除了要具备政治、思想、文化、职业等基本素养外,还应提升自身的媒介素养。从以知识为中心的媒介素养,向以信息为中心的媒介素养进行转换,并使两种素养相互融合[4]。
4.思维维度
对于数字出版而言,编辑面对的工作对象由纸质出版物变为了数字出版物,工作平台由单一的出版平台变为了多媒体互相融合的出版平台。因此,要适应数字时代的发展,就要进行思维转型,培养并践行互联网思维、用户思维、产品思维等。
四、结语
数字化转型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传统出版机构的数字化转型任重而道远。只有在完善顶层设计及相关体制机制的基础上,积极探索适合自身优势的转型之路,才能在数字化浪潮中立于不败之地。

THE END

发表评论